《前言》
好久沒寫同人了,最近都花時間在看糜爛的同人本﹝這種話不要自己說﹞
但是神槍系列我真的滿喜歡的,加上最近劇情有點沉重,所以特別想寫一點甜甜的東西
看了第十集之後稍微有點爆發,在周末的兩個晚上內快速寫完四季
每一個季節都是不同的兄妹組合,那麼請觀賞


-----------------------------------------------
Summer ﹝吉安 / 黎各﹞
-----------------------------------------------


  黑色的高級轎車沿者海濱公路快速行駛,在非假日的這種時間,幾乎沒有其他車輛經過。

  駕駛座上的,是個戴著幾乎掩蓋住半張臉墨鏡的男人,儘管夏日海邊的艷陽透過擋風玻璃直射在他臉上,也融化不了纏繞於他身邊的冰冷氛圍。

  身旁副駕駛座上的也不是與之相襯的性感美人,而是在這場合出現略顯突兀的女孩。

  女孩對男人所發出的強大壓迫感毫不在意,她輕哼著昨日在收音機裡聽到的媚俗小調,無邪的笑容堆滿臉上,眼神絲毫沒有從窗外的湛藍大海移開。

  「今天的工作是在海邊嗎,吉安先生?」
  當車子駛入山洞阻絕了大海的顏色,黎各這時才把頭轉向反向。

  「不是,今天是休息日」
  男人簡潔回答,語氣毫無起伏,眼神也沒有看金髮女孩一眼。

  「我明白了」
  黎各對輔佐官的冷淡的態度早習以為常,只要吉安先生願意和自己說話,她就能夠認為自己是有價值的。

  出了山洞,大海再度出現窗外,她的眼睛瞬間亮了起來。

  「我可以把窗戶打開嗎?吉安先生」

  「隨便妳」

  「嗯,那我開了喔」
  黎各按下控制鈕將玻璃窗退下,撲面而來的濃郁海潮味讓她笑的更開了。

  無盡的遼闊讓她感到非常舒服,好想知道那一條線的後面會是什麼,好想去看看。
  她拖著腮倚在窗邊,輕輕闔上眼,聆聽風高速吹過耳際的呼霄聲,還有陽光在臉上的熱度。

  「喜歡海嗎?」
  男人低沉的聲音傳來,在車內只有兩人的情況下,不用想也知道他問的人是誰。

  「嗯,很喜歡」
  黎各迅速轉過頭來,毫無猶豫的回答。

  「不過…」

  「不過什麼?」

  「不過我更喜歡知道我喜歡,而帶我來海邊的吉安先生」

  黎各笑著說,窗外進來的風將她的金髮吹亂,而她毫不在意。

  吉安沒有回答,只是將本來緊握方向盤的右手輕覆到黎各頭上。

  對於這個小小動作,黎各感到些微的歡愉充滿心中,是的,她很幸福。




-----------------------------------------------
Autumn   ﹝喬瑟 / 荷莉葉特﹞
-----------------------------------------------


  「啊…」
  稚嫩的女孩驚呼聲,顯現出她的驚慌。

  「怎麼了?荷莉葉特」
  身穿黑色風衣的男人回頭,望向後方手提提琴盒的女孩。

  「我…我忘記帶相機出來了」

  「難得可以和喬瑟先生一起度過休假的」
  快要哭出來的小臉上充分堆滿懊惱。

  「沒有什麼特別的,不用帶相機也沒關係啊」

  「可是…」
  想和喬瑟先生一起拍照,荷莉葉特說不出口。

  看出荷莉葉特的失落,喬瑟忍不住笑出聲來。
  「那今天就在附近散散步,下次休假再到遠一點的地方去吧」

  「嗯」
  用力點頭,荷莉葉特這才稍稍釋懷,展開笑顏。

  「忘記帶相機,卻記得帶琴盒嗎?」
  走了一陣子,喬瑟停在販賣冰淇淋的小販前,在等待製作的過程中,他不經意的問起。

  「啊…那是…那是…」
  荷莉葉特握緊黑色的琴盒把手,慌張的不知所措。

  「沒關係,沒有責備妳的意思,我知道習慣是很難改掉的。只是希望妳休息的時候也能放鬆」
  接過小販遞過來的冰淇淋,喬瑟將其放到荷莉葉特手中。

  「嗯…」
  不知不覺中荷莉葉特的臉又染上了紅暈,盯著的鞋尖,害羞的不敢抬起頭。

  「喬瑟先生…一直都對我很好呢」

  「嗯?是嗎」

  「是的」

  兩人漫步在前往廣場的人行道上,沿街紅透的樹葉飄落,落在舉目所及之處。與戰場的鮮血同樣是紅色,同樣鋪滿紅色的道路卻只顯得美麗,昨夜下了一場雨,樹葉被打落不少,地板還有些濕漉漉的。

  「小心不要滑倒喔」

  「好的…..啊!」
  回應的語句未落畢,喬瑟的叮嚀依舊晚了一步,荷莉葉特一瞬間失去了平衡。

  她緊閉雙眼,卻沒有如預料的摔倒在地,反倒是陷進了溫暖的軟墊之中。
  向後看才發現是喬瑟撐住了自己。

  「喬瑟先生?」

  「就說很危險的啊,在平常妳總是很不小心呢」

  「對不起」
  道歉的同時,荷莉葉特的左手感到一陣溫暖。

  「我牽著妳走吧,走太快要跟我說喔」
  喬瑟邁開步伐,荷莉葉特的臉儘管已緋紅到耳根,還是回以那雙大手緊緊一握。


  來到河濱,兩人坐在提供行人休憩的木椅上,天空開始泛橘。

  「對了,喬瑟先生」

  「嗯?」

  荷莉葉特將不離手的黑色提琴盒放在腿上,輕輕打開。

  「這是…」
  喬瑟感到非常意外,擺放在內部的不是預料中的槍枝,而是真的小提琴。

  「因為…喬瑟先生說過希望我在出任務以外的時間當個普通女孩…所以…」

  「所以?」
  面對眼前羞紅臉越說越小聲的女孩,喬瑟忍不住彎下腰拉近兩人的距離,要是不這麼做可能根本聽不到女孩的聲音。

  「所以我想拉小提琴給喬瑟先生聽!」
  彷彿費盡了全身氣力,荷莉葉特總算鼓起勇氣吐出心裡的話。

  「我很榮幸能聽荷莉葉特拉小提琴」

  「真的嗎?」

  「那是當然的」
  喬瑟的回答讓荷莉葉特感到高興,還好沒被拒絕。

  荷莉葉特輕輕將琴架在肩上,小小的手握著弓弦,音符緩緩流淌於向晚的暮色間。
  那是儘管生澀卻令喬瑟眼眶泛紅,喚起過往回憶的動人樂章。




-----------------------------------------------
Winter   ﹝合榭 / 崔耶拉﹞
-----------------------------------------------

  睜開眼,看到熟悉的床板,已經是早上了,今天似乎起的特別早,心中有種微微的騷動,是什麼引起的呢?
  
  崔耶拉走下床,金色的長髮披散在睡袍後方,離開被窩後感到一陣寒意,當她走近窗邊,才發覺到那異樣感的來源。
  
  「下雪了」
  她自言自語的小聲說。
  
  雖然不是第一次看見雪,這卻是今年邁入冬季的初雪,小小的興奮之情在心中擴散開來。
  
  上鋪的克拉耶絲還在熟睡,崔耶拉小聲的更衣,與親愛的小熊道過早安以後,她走出了房門。
  
  
  「崔耶拉」
  在走廊上,她遇見了意想不到的人。
  
  「合榭先生?您怎麼會來宿舍」
  
  「啊…沒什麼」
  合榭看起來試著想隱藏某件事。
  
  「算了」
  崔耶拉並不想要追根究柢,反正自己也不是真那麼想知道。
  
  「合榭先生吃過早餐了嗎?」
  
  「還沒有」
  
  「我也是,那一起去吃吧」
  笑著挽上輔佐官的手,合榭看起來有點不知所措,這個反應讓崔耶拉感到很有趣。
  
  「德國,比羅馬還要冷吧?」
  握著盛滿熱可可的馬克杯,崔耶拉小心吹開帶有甜味的蒸氣。
  
  「是啊,我想到了這個時候,家裡應該已經開始忙著鏟雪了」
  
  在崔耶拉眼中的合榭先生是個一絲不苟的人,唯有在提到家鄉時,才會露出發自內心的笑容。
  
  但她不會問合榭先生想不想回去這種問題,她知道只要自己活著一天,合榭先生是絕對不會離開身邊的,儘管對這種事情不想太過在意,可是腦中還是會去想,是否自己對於合榭先生而言,是難以承受的沉重包袱呢?
  
  「啊啊啊!煩死了」
  
  「怎麼了?崔耶拉」
  合榭似乎被崔耶拉的突然舉止嚇到。
  
  「沒什麼!」
  精神抖擻的拍拍雙頰,崔耶拉打算暫時將這種沒有答案的問題拋到腦後去。
  
  「對了,今天有空嗎?」
  
  「嗯…是沒什麼事」
  崔耶拉想了想,布置聖誕樹的工作被荷莉葉特與黎各兩人攬了下來,今天應該是可以輕鬆度過。
  
  「那麼一起去個地方吧」
  面對合榭的邀約,崔耶拉毫無思考的答應了。
  
  
  +++++++++++++++++++++++++++
  
  
  「這是什麼」
  等回過神來,崔耶拉已經坐在一張辦公桌前,眼前盡是如山一般高的文件。
  
  「喔!這不是小公主嗎?妳肯來幫忙真是太好了」
  在辦公室另一頭的男人用爽朗的聲音大聲喊著,那個人崔耶拉有點眼熟,想起是和合榭先生同一辦公室的同事。
  
  「很抱歉,崔耶拉。我們現在實在人手不足,要將這些文件翻譯成義大利文,想請妳幫忙」
  
  「唉─」
  長嘆一口氣,本來在心底某處還期待著,合榭會在聖誕節前夕帶自己去特別的地方,沒想到竟然結果是這樣。
  
  「算了,既然來了就順便幫忙吧」
  
  專注在工作上時間流逝的特別快,等回過神來,窗外的街道已經點起盞盞燈火。
  
  「呼,這是最後一張了」
  放下筆,崔耶拉朝椅背用力倒去,伸了個大懶腰。
  
  「不虧是小公主,太厲害了!接下來我請客,要不要大家一起去吃飯慶祝聖誕節呢?」
  
  崔耶拉本想點頭答應,卻有人搶在她之前開口。
  
  「不好意思,偉恩,崔耶拉等下還有工作要做」
  
  「是公社那邊的工作嗎?真辛苦,連聖誕節也不能休息啊」
  名為偉恩的男人悻悻然的抓頭,嘀咕著輕拍崔耶拉的背,在簡單道別後就離開了。
  
  「那我們也走吧,崔耶拉」
  目送同事離開後的合榭,將辦公室的門鎖上。
  
  「好的」
  跟上合榭的腳步,兩人來到了街上。
  
  「合榭先生,我的槍還放在宿舍,需要回去拿嗎?」
  
  「不用了」
  
  「但要是遇到危險,我會無法保護您的」
  
  「剛才的話是騙人的,沒有什麼工作」
  
  「咦?」
  
  「只是我想和崔耶拉兩個人單獨過聖誕節而已」
  
  「這種事…」
  心中的某個點被觸動,這句簡單的話讓崔耶拉臉上一陣脹紅。
  
  「很抱歉今天一整天拉著妳來幫忙處理雜物,本來妳可以悠閒度過的,為了一起過聖誕節,所以才不得不把想辦法把工作處理完…」
  
  「沒關係,我原諒合榭先生」
  崔耶拉不等合榭說完,笑著對他說。
  
  「崔耶拉…」
  
  「相反的,您要在今晚要實現我一個願望喔,當做聖誕禮物」
  崔耶拉墊高腳,環抱著合榭的頸部,在他耳邊輕聲說出了她的願望。




-----------------------------------------------
Spring   ﹝山德洛 / 派特拉﹞
-----------------------------------------------

  「可以插入嗎?」
  
  「啊?」
  面對下巴留著個性鬍鬚的男人提問,已經熬夜兩天的里歐差點把嘴裡的黑咖啡吐到滿桌的資料上。
  
  「喂喂,你的反應也太大了吧」
  山德洛嚇的把椅子往後滑,他可不想被大叔嘴裡的液體噴到。
  
  「咳…我本來以為周遭對你的傳聞都只是中傷,原來是真的」
  總算把嘴裡的咖啡吞下,管理義體制約的研究員里歐,他頂著光頭從椅子站起來舒展筋骨,同時一臉正經的感嘆。
  
  「你扯到哪去了啊?」
  
  「所以你想對你的義體做那種事嗎?」
  
  「沒啦,只是很好奇想問問看」
  
  「你可以試試看,搞不好能成為有意思的研究素材」
  
  「喂!你們該不會是想把義體用在那種用途上吧」
  
  「你想太多了」
  里歐無言的看著山德洛,讓這個男人擁有義體到底是不是正確的選擇,現在連自己都沒把握了。
  
  
  +++++++++++++++++++++++
  
  
  「山德洛先生!」
  坐在敞篷車裡等待的紅髮少女,在見到車子主人回來時,興奮的搖手大喊。
  
  「妳今天特別高興啊?」
  
  「因為從來沒有兩個人一起在非工作期間去看電影嘛」
  
  「是嗎?」
  打開車門坐上駕駛座,山德洛從口袋掏出煙盒,叼著煙卻一時找不到打火機。
  
  「看這邊」
  派特拉的聲音,讓山德洛下意識回頭。
  
  只見她一手拿著燃燒的火柴,另一手小心保護搖曳的火光,靠近點燃了山德洛口中的煙頭。
  
  「啊…謝謝」
  突然一陣口乾舌燥,讓平時以健談自豪的山德洛瞬間不知該做何反應。
  
  「怎麼了?」
  發現他的異樣,派特拉不解的問,她的臉靠近到兩人鼻子幾乎碰上,一雙純淨的眼直視山德洛,彷彿要看透他內心的最深處。
  
  「太近了」
  把少女與自己的距離用手撐開,山德洛抱怨著別過臉去。
  
  「嘻」
  
  「笑什麼?」
  
  「看到山德洛先生害羞的表情了」
  
  「胡說什麼,我怎麼可能會對妳這種記憶分量不到一年的小姑娘臉紅啊」
  話雖這麼說,剛才的確有瞬間感到異樣熱度湧上,像是醉酒般的不聽使喚。
  為了掩飾失態,山德洛用力的踩下油門。
  
  
  +++++++++++++++++++++++
  
  
  步出電影院的時候已經是晚上八點了,星辰高掛天空,春天的晚上保存著冬季的餘溫,拂面而來的晚風刺骨,山德洛買了兩杯熱飲,鑽進車內。
  
  「為什麼電影裡的女主角要她的情人帶她到地平線的那一端呢?」
  大口吃著素食晚餐的派特拉突然問起。
  
  「因為那樣可以逃離討厭的東西吧」
  
  「…….」
  
  「怎麼了?表情那麼可怕」
  
  「明明山德洛先生看到一半就睡著了」
  不悅寫滿臉上,明明自己是如此期待這一天的,在山德洛先生心裡肯定不是這樣認為的吧。
  
  「哈哈,抱歉,因為昨晚幾乎沒睡好」
  
  「是跟…女人在一起嗎?」
  派特拉的聲音越來越小聲,反映出失落。
  
  「什麼?」
  山德洛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這個誤會到底是從哪裡生出來的,自己的為人不論是在里歐心中也好,派特拉心中也好,究竟是被扭曲到何等地步了啊。
  
  正當山德洛思考著該如何解釋才不至於越描越黑,只聽見派特拉輕笑出聲。
  
  「山德洛先生應該沒有跟女人在一起吧,所以才會答不上話」
  
  「這是什麼邏輯」
  
  「因為山德洛先生很擅長說謊話,卻意外對實話的表達的很差勁呢」
  
  「不要觀察些有的沒的!」
  真是敗給這個傢伙了,山德洛感到一陣無力。
  
  「是─」
  故意把尾音拖長,派特拉應答。
  
  
  結束簡單的晚餐,車子開始發動。
  黃色的街燈如流星平行飛逝,山德洛像是想起什麼有趣的事,嘴角微微揚起。
  
  「對了,派特拉」
  
  「嗯?」
  
  「今晚要來我的房間嗎?」






【Four Seasons    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higa 的頭像
Shiga

Eat, Sleep, Rave, Repeat

Shig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C1are
  • 蠻久以前看過槍姬。最近又翻出來看,搜同人文的時候看到這篇,很美味,謝謝了。
  • 能讓看的人喜歡是最好的讚美~謝謝:)

    Shiga 於 2012/05/11 06:5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