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之二十】

─花火─

 

「秘密?」

 

「嗯,什麼秘密都可以喔。這樣小燈就可以幫你治療了」

 

「好吧…讓我想想…」

京四郎歪著頭認真的思考。

 

「我知道你秘密多,但是男人就爽快點吧,京四郎」

在一旁看好戲的的狂補了句,他悠哉的吸著菸。

 

「不要吵啦,我正在想….對了…這個好了…不准跟別人說喔,燈姑娘」

京四郎的臉稍微紅了一下,靠在燈的耳旁小聲的說。

 

「……喔,真是有趣的秘密。放心,燈最會保守秘密了」

燈聽完做出保密的手勢,對京四郎眨了一眼。

 

「才怪」

螢小小聲的反駁,但還是被耳尖的燈聽見了。

 

「我聽到囉….螢…」

 

「啊,狂的酒沒了,我再去幫他拿一瓶上來」

螢剛好撇見桌上狂空空的酒壺,趕忙以此為藉口離開。

 

「呿,這小鬼跑的還真快」

燈再度把目光轉回京四郎身上。

 

「好了,既然收了你的秘密,我馬上幫你治療」燈抄起從不離身的錫仗,唸出咒語。

 

接著整個房間就被從錫仗發出的溫暖白光籠罩,等光漸褪去之時,京四郎覺得手腳的酸麻感也消失了。

 

 

「謝謝妳,燈姑娘」

結束後,京四郎對燈投以輕輕的一笑。

 

「哎呀,叫人家小燈嘛,叫燈姑娘感覺好生疏喔。還有你的傷挺深的,短時間還是需要靜養」

 

「嗯,謝謝妳…小燈」

京四郎猶豫了一下,內心有點不太適應這樣親暱的稱呼一個女人。

 

「不客氣。啊~要是狂也能叫人家小燈就好了…誰叫他已經心有所屬了呢?」

燈有些不滿的抱怨,狂聽了倒還是一臉悠然自得的笑著。

 

「妳指的是?」

京四郎並沒聽過這部份,心中有點好奇。

 

「呀,京四郎不知道啊?就是…」

當燈要說下去時,突然被打開的門打斷。

 

「我回來了!…還有小京也一起來吧」

螢抱著三四壺酒在胸前,他進門後先把酒放在地上,接著就是猛然地拉起京四郎的手往外走。

 

「你在說什麼啊,螢?」

京四郎老覺得自己到目前為止總是在狀況外,身旁的人舉動都令人不解。

 

「祭典。剛才我聽樓下的人說河岸邊有放煙火,我們去看」

 

「在這邊也可以看啊,而且要去大家一起去」

京四郎看看狂和燈。

 

「不了,那種事小鬼去看就行了,本大爺要留在這」

狂已經在喝螢剛才拿來的酒了,真是個名符其實的酒鬼。

 

「小燈也要留下來陪狂,不好意思」

燈在不知何時已經黏到狂的身邊幫他到酒。

 

「我早就知道結果會這樣所以才只邀小京的,我們快走吧」

螢繼續拉著京四郎往外走。

 

「那好吧,我們走了…喂!走慢一點啦,螢!」



「慢走喔~記得牽好小螢喔」

燈笑著揮揮手送走兩人。



 

不久,狂從一旁的窗外就看到一樓的門口處正拉著京四郎跑的螢,此時他的嘴角微微上揚。



『時間抓的恰到好處,你想小螢他是在裝傻還是知道呢,狂?』

燈小聲的耳語,這是關於眼前惡鬼的事。

 

「呵…那傢伙啊…只是愛玩吧,從各方面來說」

因為他再了解不過螢這個人了。


 

★ ★ ★ ★ ★ ★ ★ ★ ★


 

才走到店外的兩人,馬上就陷入街上凶猛的人潮中,看樣子似乎祭典會很熱鬧。

「螢,小心點,別走散了」

京四郎終於了解燈剛才那句話的意思,明明一開始自己是被螢拉著走的,但到了最後立場卻完全顛倒。

 

因為要是不管他的話,螢很容易被路旁攤販吸引過去,結果就只能落得四處找人的下場,

在說他也沒把握螢能記得回店裡去的路﹝之前帶京四郎來的時候全是靠四處問路才平安抵達的﹞。

 

「我想玩那個,撈金魚」

螢蹲在木製的水箱旁看著裡頭游來游去的五色金魚。

 

「你不是想看煙火嗎?」
 

「我現在想玩撈金魚,我想抓回去養,反正上次我看到遊遊家有魚缸」

單純喜歡而且想養動物的螢言之。
 

「…你不管遊庵大人的意見嗎?」


「反正遊遊家跟我家一樣,沒差。老闆,我要玩」

螢已經伸手去拿漁網了。

 

「喔,好的。歡迎歡迎」

老人拿了一個覆著薄紙的網子給螢。

 

「喂喂,好隨便的講法。對了,也給我一個魚網」

 

「耶~來比賽!」

說到比賽就熱血沸騰,真像螢的作風。

 

「我只是沒玩過,想試試看而已…」

京四郎聚精會神的凝視著水面…正在思考該用什麼戰術把眼前的那條肥魚逼到角落。

 

「哇,小京有殺氣耶。要輕輕的撈喔,不然紙會破」

螢在一旁叮嚀。

 

「我知道…嘿!」

京四郎好不容易抓準時機,但是那魚還是從下面敏捷的滑走了。

 

「啊~為什麼?我覺得感覺還不錯的說…」

 

京四郎轉過去看螢,結果發現他的桶子裡已經有五六條魚悠遊在其中了。

「你好厲害喔,螢」

 

「這沒什麼,只要不讓他們發現你想抓他們就好了,像跟他們玩一樣……又一隻了」

螢輕鬆的把魚撈出水面。

 

像浮雲一樣的螢,若即若離的行為舉止讓人摸不透動向,

但也同時擁有了名為「自由」的東西,可以輕易的隨風而行,

那是多少人想要卻得不到的。

 

「好難啊,怎樣才能不讓它們發現到呢?」

京四郎有點洩氣的在水中揮動著網子。

 

「呵…小京的缺點就是太認真了,就跟辰伶一樣。這樣一來,就有很多事都不會改變,因為你們都是不容許自己走向信念以外道路的人」

螢捧著水桶站起來,數了數水中的魚,一共十二隻。

 

「…或許吧,我只是想讓喜歡的人幸福…但卻沒有能力,老是在做令她難過的事」

 

「我自己留十隻,一隻帶回去給辰伶。另一隻的話…對了,小京你沒抓到吧?」

趁老闆在打包魚時螢說。

 

「咦?好像是」

他看看手中的紙早就破了。



「來,這隻送你。如果沒能力讓別人幸福,那麼至少讓自己感到高興,就夠了」



「…嗯,謝謝你。螢」

京四郎接過袋子,在鼓著水的袋子中有一條紅色的金魚,看起來很可愛。

 

「好了,我們去看煙火吧。時間應該差不多了」

 

「說的也是,希望能搶到好位置」

京四郎感覺心情輕鬆了不少,是因為螢說的話嗎?

 

無論如何,他覺得螢真是個像火一樣會讓人感到溫暖的人。



 

★ ★ ★ ★ ★ ★ ★ ★ ★


 

從河堤上看去,滿天的花火在京四郎眼裡看來比起過去看過的任一次都還要明亮刺眼,

各種顏色的光點在深藍絨布般的夜空綻放,

花火擴散開的圓時大時小,

隨著在遙遠高空的爆裂聲,一朵又一朵的火焰花朵盛開著。


 

「這比我跟狂上次來看的還要豪華」

螢含著他剛買的棒狀甜品,邊舔邊說。

 

「我也沒看過這麼大的煙火。螢,你看那個圖案好奇怪」

京四郎躺在草地上仰望,指著天空。

 

「我覺得那好像一隻熊」

 

「不對啦,是兔子吧…」

京四郎覺得熊的耳朵沒那麼長。

 

「…不管它是什麼都無所謂,好看就好」

螢回答。

既然都是稍縱即逝的事物,何必在意形狀這種小事。

 

「狂沒來真的好可惜哦,倒是燈姑娘應該常看吧」

居住在京都的燈應該早對煙火見怪不怪了,所以才陪著喜歡的狂留在店裡吧,京四郎心想。

 

「…小燈平常很少會留在店裡,他是因為狂要來才回來的」

 

「那平常呢?燈姑娘去哪?」

這還真是奇怪,她一個女孩子家會居無定所在這種時代是非常奇特的。

 

「…說出來我怕被他打…」

 

「哈哈哈!那還是算了…你別講好了」

螢看來對燈還是有幾分畏懼,真不曉得之前他們有什麼過節。

 

不過,有些事應該叫做盡在不言中吧。



創作者介紹

Eat, Sleep, Rave, Repeat

Shig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