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行

把東野圭吾的白夜行當作通勤讀物,斷斷續續的看了一個月終於看完了。
對於日系小說我並沒有太多涉獵。記得學生時代的友人特別喜歡看日本推理小說,在當時我也曾稍微關注了一陣子,可惜現在能想起來的僅有幾個作者的名字和書名,對於看過的內容完全毫無印象,相較之下童年時期反覆閱讀的那幾本山島由紀夫作品倒是記憶猶新。雖然鮮少涉獵日系小說,我也早已耳聞東野圭吾的大名,白夜行這部作品更是名聲響亮。然而我對於白夜行的印象始終停留在「拍過日劇」以及「好像是個有點黑暗的故事」這樣的印象。
 
自去年年底買了電子閱讀器後,我便打算重拾閱讀習慣,一開始讀了幾本較有興趣的科普書當作暖身,等習慣專注閱讀文字後才開始讀小說。在讀完飢餓遊戲三部曲後想換換口味來點情感細膩的日式的小說,就隨機挑了一本我有印象的書,便是東野圭吾的白夜行。
 
人物與故事等內容我就不在這邊裡贅述了,畢竟有太多人寫過這本書的書評,也對裡面的角色與劇情做了各種精闢的導讀,賞析大作一向不是我的強項,所以就不獻醜了。在看完書的當下我馬上翻出了白夜行的豆瓣專頁,那裡真的足足讓我看了數小時啊,我認為自己是直到看完大家的評論後才看懂這故事的。以下是衍伸自看完書以及豆瓣評論後的綜合感想。
 
我沒有看過日劇。我在youtube上找到了日劇第一集看了五分鐘,便察覺了電視劇和小說的不同。當然只看五分鐘根本不夠格評斷一部片子,只是剛好這五分鐘剛好跟我心中對這部作品的解釋有所衝突。日劇第一集的前五分鐘正是小說的結局,也是白夜行最引人爭議的一段。小說裡結局是男主角亮司自殺,女主角雪穗目睹這一切,但她卻表示完全不認識眼前死去的男人,並面無表情的轉身離去。許多原作黨形容在看到這一段時實在有種背脊發涼的感覺,對於雪穗的無情。而另一方則表示雪穗完全是打擊太大才無法做出任何反應,是一種心死的表現。但不管雪穗的心裡狀態是哪一個,在原作裡亮司死亡時雪穗的反應就客觀上來講都是同樣的,那就是否認認識亮司,然後頭也不回的轉身離開。不過在電視劇裡,頻死的亮司和雪穗的眼神交會以及表情都非常豐富,配上交響樂的背景音樂讓人感到悲從中來,有種看著相愛的兩人從此天人永隔的感覺。但這種感覺在原作裡可以說是完全沒有,原作裡雪穗和亮司幾乎毫無交集,兩人的關係非常隱晦,僅散布在整本書的枝微末節裡,甚至連兩人是否相愛都無從證實。
 
然而男女主角這種極度隱晦的關係也正是白夜行吸引我往下看的誘因之一。書中有許多間接證據暗示亮司與雪穗私下來往,但從來沒有直接證據顯示兩人真的見過面,這就是有趣的地方,也可以說是腦補空間很大(有多大可以去豆瓣看評論)。像是雪穗半夜接到疑似亮司打來的電話。說「疑似」是因為作者始終從旁人角度描寫,雪穗講電話時的態度和往常不同,而讀者就會做出「會讓雪穗有這種表現的人肯定是亮司」的假設。另外像是亮司要處理旅館屍體那一晚,家庭教師在路邊看到雪穗搭上了不知開往何處的計程車。於是讀者便會自然解讀為「雪穗肯定是去見亮司幫忙他處理屍體」,但實際上雪穗也有可能是去其他的地方。當然小說不比現實生活,所有的文字敘述應當都是為了鋪陳或推進故事而設計,要是雪穗夜間上計程車跟亮司的事毫無關聯,那麼那一段就是毫無意義的陳述了。還有一段是典子幫化名秋吉的亮司手交,亮司說她的手很小,於是典子就想他是不是把自己和誰比較呢?於這段就讓飢渴已久的讀者(笑)自動腦補典子口中的那個「她」就是雪穗了。不過若是用以上這些方式反證雪穗去幫亮司為真,甚至跟亮司有肉體關係,那還是一點說服力都沒有啊XD(雖然我愛死這假設了)
 
白夜行是個主角都非善類的故事,也是個敘述主角泥沼越陷越深最終死去(身死&心死)的故事,所以許多人表示看完後心情非常沈重。我倒是還好,可能是不是一口氣看完,還有以前看過太多沒有下限的故事的關係(誤)。逛過豆瓣後,發現讀者們對雪穗的評價較一致,對亮司的則兩極化了。讀者對雪穗一面倒的厭惡或是恐懼,我自己也希望在現實中不會遇到像雪穗這樣的人。當然她童年的遭遇很令人同情,但被她所害的人也是同樣可憐,有些人的人生從此就偏離了原本的方向,像是雪穗的高中友人。雪穗的恐怖之處在於超人的意志力演技智慧與冷血,只要妨礙她想要做到或得到的事,都會不著痕跡的被處理掉,而且毫無破綻。不過反過來說,這種型格也造就她在事業上的巨大成功,只是財富是不是雪穗真心想要的東西就不得而知了。
 
亮司則是雪穗的影子,他跟雪穗表面沒有交集,卻總是出現在雪穗身邊,也是這本書裡裏幾乎所有犯罪的兇手。他與雪穗一樣有著冷靜的頭腦和智慧,不同的是他總是行走在黑暗中,就像始終爬不出童年那通廢棄大樓的通風管,暗無天日,只能犯下一宗又一宗的罪行。不過比起雪穗,亮司顯然更有人性一點。表面上冷酷無情,卻剪紙送給即將成婚的友人還有小孩,還有帶著典子重遊故鄉大阪。關於典子,雖然是為了利用她的職業,但我認為亮司對她並不是毫無感情。最後亮司扮成聖誕老人呼應了通風管真的是非常虐心(聖誕老人也是趴著煙囪進入屋子的),終於爬出通風管的亮司所迎接他的就是死亡。
 
一般認為亮司是愛雪穗的,要是不愛就不會為她犯下如此多的罪行了,因此有人認為亮司可憐,雪穗可恨。不過也有一說亮司是為了贖罪才對雪穗言聽計從。而我則是相信這兩人始終是對等的,不存在誰利用誰。他們在彼此心中非常重要是毋庸置疑,不過這種感情不一定是愛情,我認為更像是生死與共的同伴,在黑夜裡行走唯一的同伴。當然雪穗與亮司彼此相愛是我最希望的事實,可惜白夜行並沒有把這事說的太清,也造就了讀者間的爭論不休。不過既然作者不打算說清,我就放任自己的少女心認定雪穗與亮司是相愛的吧,如此相信整個故事才不致連最後一絲光亮都失去。
 
最後引用豆瓣書評裡一句我認為最精準的總結:
所以說,東野圭吾所寫的其實是一本關於愛的小說。小說最後,亮的死帶走了雪穗的靈魂,當愛消失的時候,故事也就結束了。  

Shig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