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世界對我們來說
只是個巨大的遊樂場
所有的人事物都是我們的玩具

假笑、假哭、假吵架、惡作劇
這些對我們來說是再容易不過的拿手絕活
看別人被我們唬的手足無措、怒氣沖天的樣子總是讓人感到無比的成就感
但是這樣的我們,也有害怕的事物存在...




。*………。*───。*……。*──。*……。*──。*………。*───。*





「你看到那個人的臉了嗎?光」

「在情人節告白失敗的痛苦,像我們這種帥哥是一輩子都不會了解的啦」

「就是啊,今年的巧克力比往年還要多出四分之一倍呢,既然我們也不吃,乾脆帶到部裡送給埴埴學長吧」

『嗯,好主意』雙胞胎異口同聲的盯著演前堆積如山的巧克力,雙手插腰的說。

似乎是因為最近他們個性彆扭的成分下降許多,導致人際關係急遽上升,使之前怯步不敢靠近的女孩蜂擁而上的表達愛慕之意,但很顯然這只是個假象。


「喔,這樣啊。我想那位被甩的同學唯一能勝過你們的,大概只有健全的心智發展...我想這一點不管任何人的個性都不及兩位扭曲度的一半吧」
治斐坐在雙胞胎中間的座位上,微微嘆口氣,擺出她標準的“真是受不了這些人”的一號表情。

『不過如果是治斐親手做的巧克力,我們會吃喔』

「呃,多謝抬舉。不過做巧克力既花錢又耗時,我今年手頭有點緊,所以恐怕要讓你們失望了」

「啊~~~真無趣,虧我期待了一下」光哼了一聲,從抽屜拿出個垃圾袋,將散落在桌上及地上的巧克力通通裝進去。

他做出像聖誕老公公扛著禮物袋的姿勢,把巧克力扛起來:「好重...」

「你在做什麼?」

光推開教室的拉門,背著滿臉疑惑的治斐說:「把這些處裡掉」。說完就逕自走出去了。



「有必要那麼急嗎?不過是挺佔空間的就是...」治斐看著獨自坐在隔壁椅子上喝飲料的馨,詢問他。

「其實啊,光他很討厭情人節這一天喔,妳知道為什麼嗎?」馨聽了治斐的疑問,便放下喝完的空瓶,靠進治斐的耳邊壓低聲量說。
他帶著知道內情的微笑,像是要訴說不為人知的秘密一樣。

「為什麼?」

「因為他害怕會有人進入我們的世界中」

「好幼稚」

「哈哈哈,這一點我承認」









看著走廊上型影不離的男女,光想起了高三情人節發生的那件事
第一次對馨發脾氣,第一次察覺到馨有可能會離自己遠去,第一次“我們”架構出的世界產生動搖
討人厭的回憶浮上心頭,光皺起眉頭,不自覺加快了腳步。





。*………。*───。*……。*──。*……。*──。*………。*───。*




「我喜歡你,馨同學」




情人節,真是個麻煩的節日。雙人份的巧克力多到書包塞不下,還得較家裡開車來載。
我從來不明白送巧克力的目的何在,既然是要送給最重要的人,那麼對我和馨來說,除了我們彼此之外就沒有別人了,為什麼女生們還要送我們巧克力呢?
所以通常大家也不會刻意區分我們,都是一人一個,當然我們也習以為常。
包括媽媽出國買回來的禮物,為我們量身訂製的服裝也都一模一樣,一樣的髮型、衣服、禮物、說話方式,我從來不認為有人能介入我們之間。


「那我的份呢?」我自然的伸出手問那個我已經忘記姓名的女孩。

「不好意思,我只想送給馨同學。明明是不同的人,為什麼你們總是溺在一起呢?這樣你們的世界不是很小嗎?」她不經意的一句話,成了引爆點。

「妳這話什麼意思!妳想要介入我們之間嗎!」我揪起她的領口,看見她的表情被恐懼所扭曲,我仍舊不鬆手。週遭似乎有人想阻止我,但我用力甩開了那人的手。

「光!你在做什麼!」
映入我眼中的,是馨。他拉開我抓著女孩的手,讓受到驚嚇的女孩離開。

「你也喜歡她嗎?馨」

丟下滿臉困惑的馨,我用盡全身的氣力跑出教室,我不想看到馨受傷的表情,我知道自己在遷怒,也知道馨是怎麼想的,但讓我感到恐懼是那女孩無意說出的話語。
馨不可能會愛上那個女孩,但是不能保證他永遠不會愛上任何人,一旦發生這種事,我會被丟下嗎?
我無法想像只有我一個人的世界,雖然在大部分人的世界中都只有一個人,但是我已經習慣我與馨共同架構的封閉世界,我不想出去,我知道馨也是這麼想。
那麼,恐懼又是由何而來呢?我找不到答案。



那一天回家以後,我與馨沒有任何對話,實際上是我刻意遠離馨。
我把床和被子及私人用品搬到另一個房間,把自己關在黃昏漸暗,沒有開燈的房裡。
中間幾度有傭人和爸媽來敲門的聲音,我躺在床上不想回應,仔細一個人思考著,平常在一旁的馨消失了,感覺果然少了什麼。
以前就算我們之間沒有對話,我也能夠知道馨想說什麼,只因為我們身處於同一世界。





許久,敲門聲再度響起。

「是我...你聽到了嗎?光」

「啊...嗯」我本來打算誰都不回應,但果然自己聽到馨的聲音還是會自動回應,真是的。

「你這個大笨蛋!搞什麼自閉啊!有不滿就對我說就好了,幹麻遷怒到別人身上啊」劈頭就是一罵,看來馨不打算用柔性勸說的方式。

「馨才是大笨蛋呢,你去跟那個女生在一起好了!」

「原來你是在生這種氣啊...」聽到門外的馨背靠上門板的聲音,他嘆了口氣。

我也從房間內側走進門,看見門縫中透進來馨的影子,我們之間的距離不到十公分,我忍住想開門的衝動,蹲在門下。

「你聽我說,光。我對那個女生真的一點意思都沒有,甚至連她的名字我都想不起來,而且...我才不會丟下光一個人呢!」

此刻的我撇見房間一角的立鏡,映在境中的臉,是平常從我眼中看到的馨。
這讓我想起,小時候,我曾經指著鏡子問媽媽:「為什麼鏡子裡還有一個馨?他是住在鏡子裡的嗎?那要是馨跑回鏡子裡的話,不就沒有人陪我玩了?」
年幼的我對此事常感到恐懼,在夜中驚醒時,從對方手心傳來的暖意讓我能夠安心的再度入睡,我知道馨沒有放開我的手,彼此緊握著。


「嗯...我知道」
是我太任性...不是馨的錯...。


我打開門,給了馨一個略帶苦澀及靦腆的微笑。

他也笑了。






「咦?你們合好了啊。我很擔心呢,你們從小到大都沒吵過一次架呢」
坐在客廳的美麗媽媽看起來的確很擔心,她走上來抱住我和馨,媽媽身上的香水味道淡淡的,卻無比熟悉。

『嗯,合好了』
我和馨異口同聲的說。

「那真是太好了。你們看,媽媽這次又設計了一套新衣服,是以對稱感作為設計主線,穿再你們身上一定很適合」

『好啊』
像以往一樣,我們拉著彼此的手,唯一不同的是,這次是馨拉著我的手向前走去,雖然只有那微乎其微的一小步,但他的確先跨出去了。





「光,我們一人一半吧」

「什麼東西?」

「就是那個女生送我的巧克力啊」

「...雖然一人一半也不錯,但是我們都不愛吃甜食吧,那還不如丟掉比較好」

「哈,我也是這麼想」

不知道是什麼原因,我們從以前就不擅長記住別人的名字。有時候連從幼稚園一路同班上來的同學名字都記不住,大概是因為我們從來不跟別人一起玩吧。
我和馨兩個人總是獨自坐在角落,玩著只有我們兩個人的遊戲,但是我從不覺得寂寞,只要有馨陪我就夠了。






「光做事就是太衝動了,得叫人把你的床搬回來才行呢」我們回到臥房,看著諾大的房間少了一大半,馨坐在自己的床上說。

「有什麼關係,今晚我們乾脆擠一張床好了」

「我才不要!光的睡相差到會把我踢下床,之前好幾次醒來都是在地板上」

「那我們像小時候一樣牽手睡如何,我一定會緊緊拉著馨,不讓你掉下床」

「真的嗎?那就姑且試一次,要是我醒來以後又睡地板,我就一個禮拜不和光講話」

「好啊,偶而這樣也很懷念呢」

躺上床,果然有點擠,不過這畢竟不是庶民的那種小床,兩個人睡還算是綽綽有餘。







﹝到了隔天早上...﹞



「好冷...」我在地板上醒來,是被凍醒的。

「活該,誰叫光老是讓我睡地板...」馨揉著惺忪的睡眼,與我躺在同一平面上,我們的手竟然還牽著,真是不可思議。

「搞什麼啊!原來我是被你拉下來的啊,馨。」

「當然啦,我才不會放手呢,因為光還是跟以前一樣」馨笑著說,早晨的陽光打在身上非常暖和,照在我和馨的棕髮上閃閃發亮。

「咦?」

我突然會過意,原來馨早就知道小時候我會半夜起床的事,但是我不認為他會無聊到裝睡,或許馨也跟我一樣,會在夜間確認一旁的人還在不在身邊,所以他的手才會握的這麼緊吧。




「走吧,我們該去吃早餐了,順便決定今天的髮型」

「乾脆扮成女生好了,媽媽上次不是做了一件滾有荷葉邊的連身裙嗎,我們可以穿去學校作弄高中部的須王學長」

『好主意!』






。*………。*───。*……。*──。*……。*──。*………。*───。*



「就是這樣囉,結果殿下就被我們整的很慘,之後就不准我們穿女裝,他說我們會玷污少女的純潔形象」馨聳聳肩,說完了故事。

「為什麼會發展成這樣...?我該說原來如此嗎?...」治斐臉上冒出N條黑線。

不知何時,治斐發現自己已經被人牆給包圍,聽眾從只有她一個人變成全班的閒雜人等。

「原來光同學與馨同學的手足之愛是如此熾熱...讓連華聽了好感動~~」

「是啊是啊!沒想到你們竟然有這麼動人的過去,這一切都是起源於愛啊」


「請等、等一下好嗎?」治斐認為再不阻止這些人胡說八道下去,她可能當場會因為受不了眾人的智障發言而崩潰。



「唷!怎麼教室這麼熱鬧啊?發生了什麼事了,治斐?」
故事主角之一的光終於回到教室,真想知道那一袋巧克力的下場。

「剛才馨同學跟我們分享兩位吵架的感人小故事喔,真是令人不自覺落淚的手足之愛呢」某個班上的女生搶著說。

「喔,是那個啊。其實我們也有因為家裡的浴缸吵過一次架呢」

「咦?為什麼?」

「因為馨不跟我一起洗啊」

「不要講的那麼白啦,光!」

『呀~~~~~!兩位的生活果然非常甜蜜啊』

聽到女生們情不自禁的驚叫聲,捧著臉蛋開始編織妄想,治斐差點從椅子上摔下來。


「真是夠了!我要走了」治斐已經收拾好書包,準備逃離這塊是非之地。

『開玩笑的啦,妳不要生氣嘛~治斐』經典的雙胞胎合聲再現。

「今天部裡有辦情人節特別活動喔,怎麼能讓妳偷跑呢?殿下說一定要把妳抓過去」光牽起治斐的手,順手接過她的書包,準備朝公關部走去。

「喂!也就是說我又要放棄今天的超市特賣會囉。唉...」嘆口氣,治斐無奈著想著這個月又省不了什麼錢了,只要自己還在那個部裡一天。


看著光與治斐吵鬧遠去的身影,馨的嘴角浮上一抹微笑。


「馨─!你也快來啊!別站在那裡發呆」

「知道了啦,光是大笨蛋!」

「什麼啊!」

「夠了,兩個都別吵了!」



。*………。*───。*……。*──。*……。*──。*………。*───。*


說歸說,我相信總有一天我們的世界將會毀壞

取代而之的,一定是更快樂的世界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higa 的頭像
Shiga

Eat, Sleep, Rave, Repeat

Shig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thusia
  • 後記:<br />
    這一篇是櫻蘭高校男公關部的同人文<br />
    題目Winter Heliotrope是冬紫羅花的英文<br />
    而冬紫羅的花語就是占有慾<br />
    所以覺得這個題目滿適合的~<br />
    <br />
    好像一些雙胞胎都會有這種傾向,不過隨著年齡增長好像會漸漸消失<br />
    這一篇是出於實驗性質而寫出來的,下次要寫的話預訂是光邦和崇的感人故<br />
    事,大概吧...
  • 日雲_|
  • 你好ˇ

    哇啊啊,櫻蘭文耶ˇˇ

    而且我最喜歡雙子了ˇˇˇˇ>/////<

    好讚的文吶~(最近懷疑是不是被埴埴學長感染了(囧)
    以某一方的觀點出發好像挺不錯的...(思)
    最近人家也想寫寫櫻蘭文-ˇ-
    首要也是雙子ˇˇˇˇ因為雙子私心、雙子無敵ˇˇˇ(喂喂喂)
  • 小雪
  • 雙子文雙子文雙子文(吵死了
    我最愛的就是雙子文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