喀啦 喀啦 喀啦


「呼~還是不行,山德洛先生」
紅髮少女的臉頰被寒冷凍得通紅,從粉紅雙唇吐出的氣息化作縷縷白煙,她站在被厚雪深埋的車後,用力的想讓車輪脫離底層已經結冰的路面,卻徒勞無功,因為輪胎已經深陷堅硬的雪中。

「啊?我們再加把勁吧,派特拉。不然在這種天氣下窩在車裡過夜可是會凍死的。搞什麼啊!地圖上這裡明明是交通要道,怎麼連輛車的影子都沒看到?」
身為輔佐官的中年男子滿臉無奈站在少女身旁,他嘴上雖說不要放棄,但心裡其實已經放棄讓車子移動這件事了。這場暴風雪又急又猛烈,雪累積的速度只會越來越快,就算現在讓車子發動,過沒多久應該還是會再度熄火吧。

「暴風雪這麼大,應該是沒有人會隨便出門吧。都怪山德洛先生出門前不先看看氣象預告」
派特拉見輔佐官已經放棄,於是手也停了下來,她雙手插腰,嘟著嘴向他埋怨。

「我哪有這種美國時間啊?才剛下飛機就直接上車了,那個沒人性的公社竟然連一件羽絨衣都不肯賞給我,我可是很賣命的在工作啊!真是的…」
山德洛死命搓著已經凍僵到快要沒知覺的雙手,打開車門躲回車內。看電瓶的儲存電量,看來是不大可能開暖氣開上一晚了,不過再撐幾個小時應該沒問題,接下來,就得等人來救援了。

「妳也上車吧,在這種天氣下身體末端很容易失溫,一不注意少掉幾根指頭也是常有的事」
他對派特拉說。

「喔,好的」
派特拉看看自己的手指,嘗試著動動看,還好都還在。



* * * * * *



這次的兩人為了出任務大老遠來到俄羅斯,要追殺一位曾經在五共和國派擔任要職的男人,他的資金豐富、人脈又廣,尤其愛好藝術,他在自去年起就搬到俄羅斯定居,當然暗地裡還是時常在做一些骯髒的不法勾當,公社是受到吃過他苦頭的人委託,幫忙暗殺他,在黑社會裡這類情事總是層出不窮,沒什麼新意的理由。
至於會派山德洛這一組前來執行,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山德洛的俄文能力不差,而且對俄國內部的情況有一定的了解程度。



「啊~~沒想到我們要死在這裡了,這種死法絕對會被人笑死」

「不過能和山德洛先生死在一起我到覺得不算太差呢」

「笨蛋!哪裡好了啊?不行,不能喪失求生意志!派特拉,妳下車去看看有沒有車輛經過,我繼續看看能不能聯絡到人」
山德洛雙手握拳用力槌擊方向盤,他拿出口袋裡訊號微弱的手機,試著撥打緊急電話。


派特拉依循命令下車,狂風裡夾雜著雪讓她幾乎看不見自己以外的地方,她把手平靠在眉上,試著讓眼睛睜開。

「啊…那是…」
在灰色的雪背後,有兩道非常微弱的黃色燈光逐漸靠近,那是車頭燈發出的。

「山德洛先生!有車來了!」
派特拉敲擊著車窗喊著。

「快、快攔下他!派特拉」
顧不得雪大量灌進車內,山德洛硬是搖下車窗對派特拉大喊。

「好!」

或許是因為雪實在太大,那人似乎沒有發現到在路旁死命揮手的派特拉與拋錨的車輛,當那輛車即將駛過山德洛租來的車時,派特拉突然衝了出去,擺出大字型檔在路中間。

「危險!派特拉!」
山德洛見情勢不對馬上奪門而出,在路邊對她喊著。


嘰────!碰!


山德洛的耳邊傳來刺耳的煞車聲還有撞到東西的聲響。

「派特拉!」
山德洛趕忙向前奔去,扶起被車撞倒的少女上半身。

「我…將車攔下了…山德洛先生」
癱軟的躺在山德洛懷中的派特拉虛弱的帶著笑說。

「妳這個笨蛋!誰叫你用這種方式攔車的!剛才車速那這麼快,就算是經過強化身體也會受重傷的,而且在這種雪地上還很難煞車…總之妳太亂來了」

「對不起…不過我不要緊的,但我也不能讓山德洛先生死啊,要是我不這麼做的話我們再待下去也會有生命危險吧?」

「話是沒錯…但我不准妳再這樣亂來了,知道嗎?」
山德洛明白派特拉會這麼做完全這是因為義體制約的影響,她必須保護身為輔佐官的自己,即使她是經過改良制約較寬鬆的二期生,但在這一點上她並沒有妥協,因為這是就算犧牲性命也必須達成的使命。

「是─」
派特拉以她一貫的風格吐吐舌頭俏皮的回應。

「我看妳還是不懂吧…」



「不好意思,妳沒事吧」
剛才駕車撞倒派特拉的人滿臉歉意的下車慰問,但嚴格說起來這也不是他的錯,要怪只能怪沒事突然衝到大馬路上的派特拉,加上雪又這麼大,駕駛視線絕對好不到哪去。

「沒事,是這傢伙自己太不小心了,不是你的錯」
山德洛代為回答,他順便上下打量對方,他是個而且身材高挑的年輕男人,年紀目測大約二十歲上下,背景嘛…得經過對話才能判斷。

「不,是我開的太急了」

「還好你有踩煞車,不然她絕對會死」

「真的很抱歉。對了,你們不是俄羅斯人吧」

「嗯,我們算是觀光客」
基本上到外地工作都可以用觀光這個名義帶過。

「碰上這種暴風雪一定很掃興吧?俄羅斯的冬天可是很嚴峻的」

「哈哈,這倒是。像我們的車子已經在這裡被困上幾個小時了,所以剛才才會拼命去攔車」

「這樣啊…那你們要不要先上我的車呢?得送那位小姐去醫院看看才行」

「她的傷沒有大礙,我倒希望你能送我們到住的旅館那邊」

「嗯,沒問題。就當是我撞傷人的賠償吧」

「太好了,看來我們的運氣不算太差」山德洛笑著說。

「妳站的起來嗎?派特拉」他轉頭問。

「嗯,應該…可以」
她的腿還有點麻,但她還是努力的想站起來。

「別太勉強了,來」
青年一口氣橫腰抱起了攤坐在地上的派特拉。

「呀─!」
派特拉失聲驚叫,突然懸空的感覺讓她感到措手不及。

「妳比想像中的重呢,小姐」
青年笑著對派特拉說。

「我倒是覺得你的力氣出乎意料的大」
山德洛說。

義體的肌肉都經過強化,所以質量也比正常肌肉重,因此派特拉會比她外表看起來略重不少。

「嗯,因為我是芭蕾舞者,常常要把人舉起來」
青年表情帶著一絲靦腆語氣卻自信的回答,彷彿這是他引以為傲的一件事。

「喔…芭蕾舞者啊,還真是有緣」
山德洛瞟了派特拉一眼,她對此並沒有任何反應,也難怪,就算以前曾是芭蕾舞者,但現在的她早已經脫胎換骨,就像是前世的記憶一樣,完全不留痕跡,更別提回想起任何片段了。

「既然你是舞者的話就告訴我你的名字吧,搞不好以後會在電視上看到你,可以和人炫耀一下」

「我沒那麼了不起啦,但是我叫亞烈克」

「那麼就麻煩你了,亞烈克」

山德洛注視著青年的眼睛,以他識人多年的眼光來看,對方身上有種會帶給他幸運的味道,當然這種味道只有行家嗅的出來。





【 待續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higa 的頭像
Shiga

Eat, Sleep, Rave, Repeat

Shig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