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天後,延麒與泰麒一起拜訪漣國。


這是延麒出的主意,他先到戴國去接泰麒,兩人再一同乘騎獸前往漣。

這段旅途很漫長,本來驍宗有些不放心,但在延麒以自身性命打包票會照顧好泰麒,加上泰麒的請求,他才勉為其難的答應。

當然這消息傳回尚隆耳中當然是讓他笑了整整一天。

本來他也想一起去,不過馬上被大臣們活活抓回去,只好眼睜目送延麒及泰麒離開。


「喂,小傢伙。我們到了!」
延麒指著重嶺山大聲說。

「哇,我看到了!那是雨潦宮,上次我有來過」
泰麒的表情看起來很興奮。

「我可是來過數十遍了呢,我很喜歡廉王種的果子呢」

「那麼說來延台輔都是為了吃才來的嗎?」
泰麒天真的問。

「怎麼可能,不過這也是原因之一啦!」
其實大部分的確是如此,但延麒當然不好意思明講。

「我很喜歡廉台輔呢,她是我回到這第一位見到的麒麟。總覺得她就像我的姊姊一樣」
泰麒對於那位溫柔婉約的廉麟頗具好感,也很喜歡那位和藹近人的廉王。

「是啊,不過聽說漣最近有內亂,可真是辛苦她了。希望局勢趕快穩定才好」
延麒望著雲海下方模糊的景象,語氣帶點憂心的說。


不久後兩人降落在重領山的山頂,從路門進入雨潦宮。

延麒像是早就摸透這裡的地形似的,拉著泰麒就往內殿跑,而怪的是也沒有人攔住他們,就這樣跑到後宮。

「延、延台輔!這樣很不禮貌吧,沒經過人家同意就進來…」
泰麒跑在延麒身後,拉住他的衣角,擔心的說。

「別擔心啦,之前他說過我在這裡可以到處亂走,只要不礙到別人辦事就行!」
延麒依舊不停下腳步,快速的穿梭在宮門間。

「他是指誰?」

「當然是廉王啊!…你瞧,我看到他了!」
延麒向正在犁田的鴨世卓揮揮手。

鴨世卓見到延麒,也對他們投以善意的微笑:「真是稀客啊。沒想到兩位台輔會一同拜訪漣國」

「沒有事先知會真的很抱歉,請您原諒…」泰麒急忙低下頭充滿歉意的說。

「哪兒的話,我在這閒的發慌。兩位隨時都可以來,我非常歡迎」

「但不是聽說有內亂嗎?」泰麒問。

「那個啊…都是交給廉麟處裡的,相信不久後會平定的」
鴨世卓的臉上突然閃過一絲無奈,但又很快的恢復開朗的笑臉。

「就是啊,那種小內亂不會有事的啦。像雁的內亂也不少啊,不過國家還是太平的很」
延麒不知何時已經摘下樹上成熟的果子,般吃邊說著。

「啊!還沒問過人家不能吃啦,延台輔!」
泰麒睜大眼睛看著延麒。

「沒關係的,泰麒。反正那麼多也吃不完,你想的話也可以摘來吃,順便帶些回戴給泰王吧」

「真的嗎?謝謝」
泰麒笑著,也跑到延麒身邊摘了果子來吃。


三人之後到了涼亭修憩,延麒依舊很不客氣的繼續吃宮女送上來的點心。

「你們是來玩的嗎?泰麒」
鴨世卓看著坐在對面的泰麒問。

「是的。我也很想見廉台輔」
泰麒的小臉上充滿高興神情,藏不住對異國的興奮。

此時剛好廉麟走過來,見到延麒及泰麒,非常的訝異,顯然比廉王還吃驚。

「廉台輔!」
泰麒第一個衝上前去,笑著向她說。

「我都不知道兩位要來,招待不週實在很抱歉…」
廉麟美麗的臉龐顯得有些疲累。

「不,請您別這樣說,是我們不該突然來的。我明明知道妳會很忙還來…真的很對不起」
泰麒突然想到廉麟應該正忙於亂事才對,臉上的笑意馬上轉成歉意。

「沒有的事,我也一直很想再見見你呢,泰麒」
廉麟輕拍泰麒的肩,意思要他別擔心。

「真的嗎?太好了…」
泰麒笑著鬆了一口氣。

「如果有需要物資的話,儘管跟我說,我會派人調過來的」
延麒坐在木欄上,對廉麟說。

「非常感謝你們…」
可以隱約的看到廉麟的眼中氾著一層淚光,可以看得出她努力的不想讓眼淚流下。

世卓見了,便摟住她的肩。

「廉麟…不會有事的…別擔心」
世卓溫柔的說,但這動作使得廉麟的眼淚更加止不住的滴落。

「是啊,之前我們來的時候見漣也沒什麼異狀,風平浪靜,也沒見妖魔天災什麼的,只要處理得當是不會動搖到漣國基部的,所以廉麟妳就別操心了」
延麒接在後頭說。

「廉台輔…雖然對於漣的內亂我完全幫不上忙,但是請您一定要加油」
泰麒抬頭看著廉麟,說出他心裡唯一想到的話。

「嗯…謝謝你,泰麒」

世卓伸出手為廉麟拭去淚水,突然說:「那麼我明日就帶王師去平定亂事如何,早點把此事解決,這樣妳也能開心點吧,廉麟」

「沒想到廉王的氣度比尚隆還大啊!我本來以為尚龍是最沒神經的君王,沒想到廉王卻更勝一籌,把出兵說的像多簡單似的」
延麒的眼中浮現出佩服之意,不知道究竟是在褒他還是貶他。

「您不再多考慮一下嗎?畢竟這事很重要…」
泰麒有些擔心的問。

「不,有想做的事得趕緊做才行,要是錯過了時機就要再等上一陣子了吧」
世卓堅定的說。

「喂,你到底是在講出兵還是種田呀?」
延麒忍不住嘲笑他。

「那廉台輔覺得呢?」
泰麒覺得這種事也先問問廉麟的意思。

「我相信主上做的決定」
廉麟對著泰麒微笑。

「那我得趕緊去做準備了,抱歉我要先離開了。難得兩位來玩,實在很抱歉」
世卓對泰麒及延麒表示歉意。

「也沒什麼啦,下次再來就好了,漣又不會跑掉。希望下次來玉座上不會換了個人」
延麒半開玩笑的說。

「延台輔!」
泰麒覺得這話實在是說的過分了些。

「嗯,我會盡力的」
鴨世卓認真的點頭。

「那我代表雁先預祝廉王御駕成功歸來!」
延麒拱手對世卓彎腰一拜。

「我也代戴國預祝您成功」
泰麒對他鞠了一躬。

「謝謝,也代我向延王及泰王問好」

「好的」
延麒與泰麒齊聲回答。


「因為戰事難免會有血腥味,是否再這之前兩位先離開漣的國境會比較好,以免被波及到」
廉麟建議。

「說的也是,只好先走了,小傢伙。這次來的真不是時候,才剛到又要走…」
延麒很失望,因為不管是對雁還是泰來說,漣都太遙遠了,因此難得有像這次一樣的機會。

「嗯,好吧。但我下次一定會再來的」
泰麒也很失望,但仍舊展開笑臉,不想留給廉王及廉麟不好的印象,再說機會在未來應該多得是。

「我很期待下次的會面,泰麒。回去的路上請多小心」
廉麟自己也很想跟泰麒多聊聊,不管是蓬萊的事還是戴國的事,但也不想因此誤了他離開的時間,只好把這份心意及希望寄託在未來。

「別板著一張臉嘛,我們回程也可以到奏或是恭看看,那兩個地方也很好玩呢,而且很安全」
延麒拉拉泰麒的臉,做出滑稽的表情。

泰麒被他逗笑了,於是追在跑走的延麒後頭,但走前仍不忘回頭向廉麟道別:「那我們先走了!再見!」

「慢走」
廉麟看著他們漸遠的嘻鬧身影,露出會心的一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higa 的頭像
Shiga

Eat, Sleep, Rave, Repeat

Shig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